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保市场

关于对固废行业发展的思考和分析(七)

 

 
七、“综合处理”还会盛行吗?
1、“综合处理”饱受诟病的症结
“综合处理”的概念曾经在中国垃圾处理领域盛行,也饱受争议,甚至以堆肥为主的垃圾处理项目也称之为“综合处理”。主要原因是,现实生活中的很多垃圾处理场采取的方式是混合垃圾通过破袋、分选、筛分等前端处理工艺,筛下物堆肥,肥料卖不出去,筛上物最后直接送入了填埋场,浪费了资源。政府对于此类项目投资巨大,效果甚微,沦落为骗钱的工程。
据报道,上个世纪初查处了四川、安徽一批垃圾处理项目,绝大部分采用机械分选和生物堆肥技术,均不能正常运行。主要原因,一是某些部门决策失误,监管不力;二是设计思路错误,技术不成熟,设备粗制滥造或盲目引进。利用生活垃圾堆肥在我国有较长时期,但效果不好。突出问题是,垃圾分选效率低、肥料质量差、没有市场销路。
2、普陀项目失败警钟不鸣
上海城投控股今年初曾发表公告介绍了普陀项目申请破产的原因:因为项目选择的工艺技术问题难以解决。据介绍,该项目采用厌氧发酵技术,源自Valorga公司的垃圾干法消化技术。但是,“项目因原工艺技术原因不成熟,为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就项目工艺委托专家进行多次研究论证,专业机构经研究认定该工艺在国外有一定运营经验,由于国内生活垃圾成分与国外有较大差异,对混合生活垃圾的适应性、合理性、连续性及可靠性等方面都存在许多问题,即使项目建设完成,系统也无法保证项目连续、稳定运行。经过对原有工艺的研究论证以及寻求技术变更等多种解决方案,均未果,普陀项目基本认定失败”。
普陀项目设计采用“分选预处理+干式厌氧消化+生物气发电”的综合处理工艺,设计处理能力800t/d,项目预算总投资2.89亿元。20051228日项目正式开工,2007年底土建基本完成。20083月开始进入设备安装阶段。2009年,因原工艺技术不成熟,尝试研究其他技术方法,但最终没有成功。
这个项目失败给中国的警钟没有得到行业内的足够重视,因为类似的项目似乎还在继续。
3、综合处理的成本账
欧洲的填埋导则限制了有机物进入填埋场的含量,旨在逐步减少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的填埋量,例如德国提出的2005年进入填埋场的填埋物总有机碳控制在5%以下。因此,在这个背景下,垃圾机械生物处理在欧洲得到了有利发展。这样的技术也在国内冠名为“综合处理”。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曾经专门撰文论述“综合处理”的成本。他说,在满足我国现行的生活垃圾处理技术标准条件下,生物预处理+焚烧的成本要大于原生垃圾直接焚烧的成本,而只有当筛上物不按照原生垃圾直接焚烧的环保要求,而进行简易焚烧或当作燃料并加煤混合焚烧时,才具有成本优势;生物预处理+填埋的成本要大于原生垃圾直接填埋的成本,而只有当筛上物不按照原生垃圾直接填埋要求如放到堆肥场或低收费的填埋场时,才具有成本优势。在现行标准下,所谓“综合处理”的成本要大于直接焚烧处理成本,更大于直接填埋处理成本。
4、综合处理工艺的生命周期评价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陈冰对垃圾处理中成熟度较好,且具有可操作性的生活垃圾综合处理模式总结为3类型:1)混合垃圾分选 + 焚烧 + 卫生填埋处理模式; 2) 混合垃圾分选 + 焚烧 + 卫生填埋 + 堆肥处理模式; 3) 生活垃圾分类收集 + 焚烧 + 生物处理处理模式。经过研究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分类收集 + 焚烧 + 生物处理”的综合处理模式在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中均有明显的优势。因此,生活垃圾在采用综合处理技术时,应加强垃圾分类收集,提高垃圾分类收集率。
5、未来趋势分析

    中国目前阶段距离严格意义上的综合处理有长的路要走,单一的处理技术仍将主导市场。综合处理技术在个别地区的示范可能会继续推进,例如生活垃圾的填埋、焚烧、堆肥分别处理,生活垃圾与餐厨垃圾、污泥、危险废物的上下游衔接,地域集中规划的模式等。

(责任编辑:Cai Wu)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发表评论:  
品牌专区
产品专区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