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保财经

中国VC与PE环保产业掘金路

由欧美掀起的绿色浪潮中,中国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在2004年一份报告中,世界银行指出中国在全球清洁发展计划中的份额仅仅只有5%。而到2008年,世界银行宣布中国的份额已高达84%。

在绿色浪潮中,中国最早发展起来的产业非新能源莫属。中国现已成为全球最大光伏制造基地和最大风电市场。然而这两年光伏和风电行业每况愈下,风电尴尬,光伏哀鸿遍野。可这并不意味绿色浪潮下的清洁技术行业全部处于低谷中。

“2012年新能源行业不好,很多看好清洁技术的投资人会转向环保行业。”经纬创投合伙人方元告诉《环球企业》。据清科数据,2012年上半年清洁技术行业投资中,超过60%投入到环保产业。

红杉资本投资了准备在创业板上市的做土壤修复的北京建工环境修复公司;经纬和纪源资本投资了石油污水处理企业安洁士;北极光投资了工业污水处理企业东硕环保和污泥处理企业中持绿色;浩然资本投资了 清洁煤企业阿米那;青云创投投资了路面沥青回收再生产的中交科技。2012年4月,国内首只专业推动节能环保投资基金—中宸基金在广州成立。其中用于环保产业的资金规模约100亿元,主要用于垃圾发 电。

渐渐,一批个头不大但生机勃勃,平时远离热闹秀场的环保小英雄们,走上前台。

掘金者

中国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对环境的破坏正在产生严重后果。中国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的排放居世界之首,90%的河流受到污染、40%的人口没有洁净饮用水供应、三分之一的土地受到酸雨威胁。中国一线城市的PM2.5年平均浓度都在55微克/标准立方米以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空气质量准则》,当 PM2.5年均浓度达到每标准立方米35微克时,人的死亡风险比每标准立方米10微克的情形约增加15%。

对于政府来说,中国的经济必须要变得绿色。对于民众来说,生活环境必须变得更加清洁和宜居。这些愈加迫切的需求和实际待解的问题,使得环保产业在经济寒冬时依然保持稳固增长。有越来越多的掘金者在其中寻找机会。

美国人威尔·拉塔在阿尔斯通欧美、中国工作了近20年后辞职,在中国创立阿米那,以脱硝业务起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氮氧化物减排10%的目标,让阿米那这样毫无政府关系的企业2012年以十几倍的增速在发展。客户包括华能、大唐这样的电力央企,完全靠技术力量撬动了市场。

威尔·拉塔选择的大气污染处理行业看上去不够性感,市场玩家大多都是龙源、博奇环保这样的国有企业。阿米那能够逐步获得市场证明这一行业对于新进入者并不是毫无机会可言。

 


在大气污染领域中的掘金者还包括像杜邦这样的跨国巨头。2012年11月,杜邦在中国推出PM2.5解决方案,能够帮助其工业客户去除99.5%以上的PM2.5颗粒。杜邦可持续解决方案清洁技术部北亚区总裁薛冠申告诉《环球企业家》,促使杜邦在中国推出PM2.5解决方案的原因是,2012年初颁布的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首次将PM2.5纳入检测标准,并于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尽管有将近四年的准备时间,但对工业企业来讲,仍然是巨大的挑战。”薛冠申说。

挑战意味着机会,阿米那的投资方浩然资本把环保领域的投资主要都放在大气污染处理行业上。浩然资本合伙人王泓清解释,中国电力80%来自于煤电,在煤电上进行环保处理的空间巨大,脱硝是浩然资本培育阿米那做的第一步,再往下是为煤电厂做碳排放、节能和余热利用。

34岁的广东人何文意曾做过两年警察,在广告界打拼近十年,曾任智高广告总经理,在上海交大EMBA班上结识了粟沅生和李松棠后,三人创立了安洁士,专门处理油田中最难处理的压裂废水。后来安洁士成为国内第一家将压裂废水中COD(化学含氧量)降到60以下并实现工业化的企业。

选择环保领域创业后,何文意开始完全不同于传媒业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此前的五星级酒店、商务舱,被替换为不超过200元的宾馆、火车。创业初期,在油田污水里采集样水时,泥浆会溅到何文意西装西裤上,何笑称过着“民工般的生活”。

何文意选择的工业污水处理领域是大多数风投紧盯的领域。经纬创投合伙人方元介绍,中国过去三十年工业化对水的污染恶果,这几年陆续展现出来。中国很多地区是缺水的,重工业又是需要水的,有些地区获得水的成本甚至高于污水处理的成本。“有些客户觉得值得花这个钱,商业上有意义,再加上政策上的指引,很多企业愿意来做这个事。”方元说。

年近60的瞿建国曾在1987年创办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申华实业,后来将申华股份转让后准备退休,定居在温哥华。在加拿大的生活,让瞿建国感受到什么是真正洁净的生活环境,意识到在改变国内居民水质上有很大的空间,于是回国二次创业,创立开能环保。

瞿强调的是全屋净水概念,并不只是饮用水需要净化,重金属等有害物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进入人的身体,比如洗澡、洗衣。所以要在水龙头上安装净水设备,进行全屋净水。现在开能计划进行产业链延伸,将生活污水直接处理后循环使用。现在实验室阶段已做到处理成本不超过2元/吨。

在环保行业从业超过20年的许国栋,从建工金源离开后,带着团队在2008年创立中持环保。从2009年仅几百万元的年收入,到2012年仅水务和有机固废业务收入就达到4亿元。

市场+技术

虽然有大量的创业者和资本涌入,但环保产业很难重复新能源的老路,在短短几年内出现爆炸式增长。

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这个产业的拉动超过60%的因素取决于政府政策,且大多数环保项目(市政污水处理、土壤修复、市政垃圾处理等)的买单人是地方政府。产业发展速度受制于政府的决策和执行。另一方面,环保产业中大部分是服务类、工程类的企业,“牵涉到人,谈工程需要时间,不可能是爆发的增长。” 北极光董事总经理杨磊说。

当然,这并不是说行业依旧会匀速发展,市场空间正以比想象中更快的速度在扩大。“十一五”期间全社会环保投资已经达到1.3万亿元,占 GDP1.6%。预计“十二五”期间,环保产业的投资需求将达3万亿元。在大气、水、土壤、固废这些细分领域中,都有巨大的空间孕育出行业巨头。永清环保总裁王中炯预测,到2015年,一定会出现5到6家产值过百亿的龙头企业。

那些能够在未来几年市场扩容中获得更多市场份额,直至成为行业领军者的企业,必须具备两方面的能力。一是市场和渠道拓展能力,二是掌握具有一定壁垒的技术。

环保企业的市场拓展能力重要之一就是与政府和国有企业打交道的能力。

中持环保管理团队平均年龄超过40岁,在环保业内深耕多年,拥有出色的与政府和国企打交道能力。中持环保董事长许国栋介绍市场拓展经验时提到,要了解客户不同时期的不同诉求。由于涉及细分领域多且区域性强,环保产业客户群呈现出庞杂的特点。

八年前许国栋在环保企业建工金源任职时,就做了70多项客户类别的划分,如其中之一是江浙地区中小城市地方政府。

“表面看环保产业特别复杂,不同地方政府差别那么大,不同官员习性差异那么大。但其实不同阶段的诉求是有规律的,国家大的政策形势,地区发展形势,决策一定是按大的规律走的。”许国栋介绍,早期建污水处理厂目的就是为了验收,污水处理厂只要建成就可以。到后来污水处理厂要应对核查,必须切实地考虑污水处理是否达标等问题。这些客户诉求都随着国家政策和地区发展形势在变化,环保企业要摸清这个变化趋势。

杨磊认为,“当拥有客户之后,客户有各种需求,固废、水,就自然把这些都做起来了。这是很自然的一个成长过程。”中持团队此前为浙江宁海县做了很多年的污水处理厂,后来宁海县政府考虑要做污泥处理时,会首先考虑找中持做咨询,最后公开招标时中持拿下了订单。

另一个投资者看重的要素是环保企业拥有具备一定壁垒的技术。

有投资人认为脱硝市场是脱硫市场的复制,而这一市场几乎被国有企业把持,没有任何新的投资机会。事实上脱硝中最难的炉内技术是很多此前做脱硫的环保企业没有掌握的,国内掌握炉内技术的仅龙源和阿米那两家。具备一定的技术门槛,是浩然资本投资阿米那的最重要原因。浩然资本合伙人王泓清介绍,她跟电厂沟通之后发现,电厂考虑最多的是要保证改造过程中的安全性。“更多的是不要把锅炉拆了装不回去,因此好的技术很有优势。其次再是考虑价格,最后才考虑脱硝作用。”王泓清说。阿米那就是靠技术获得订单,甚至包括华能和大唐这样的电力央企订单。

安洁士获得经纬投资的原因在于,突破了石油工业领域中压裂废水的处理技术,“需求很清楚,而且客户痛点很明确。”方元说。安洁士董事长何文意曾告诉《环球企业家》,安洁士作为第一家攻克压裂废水处理技术的企业,较之于竞争对手,至少领先一到两年的时间,而安洁士则可以在这个领先速度下,快速占领市场。

“同样的事情,如果你有好的技术可以把利润做上来,别人挣不了钱的事情你能挣钱。这个取决于技术能力。”杨磊告诉《环球企业家》,北极光投资中持绿色的原因之一,也是中持厌氧消化效率可以高于其他竞争对手。

杨磊认为,完全草根的人做不了环保产业,而完全技术的人也做不了。“基因要比较混搭,在环保领域才能成功。”要有草根性来理解客户在现实中面临的问题,也要有一定的技术来解决方案的构成和运营。

环保产业的优势是本身不具备同质化,不同的细分领域、不同的客户、不同的地域都有不同特点。在各个细分市场中,由于产品和服务的不同,给了环保企业一个差异化的生存空间。

杨磊认为,当这个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会拼资本整合能力,通过兼并收购形成行业中的大公司。
 

(责任编辑:Cai Wu)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发表评论:  
品牌专区
产品专区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