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保财经

温州生物柴油企业:阳光产业为何黯淡

就在人人喊打“地沟油”、“潲水油”之际,有人却在日夜盼望收购到更多的“地沟油”、“潲水油”。

华科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地沟油、潲水油等为原料加工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年产能可达6000吨。范国华是这家企业的负责人,一年前,当他创办起这家公司时,在他眼里,这项变废为宝的新技术应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可一年过去了,现在公司面临原料吃紧,产品销路单一,销售点匮乏等问题,尤其是两个满装50吨生物柴油的储油罐卖不动更让范国华忧心忡忡:“这一行钱难赚。”

据了解,在温州地区经环保卫生部门审批,像范国华一样有能力将“地沟油”转化成生物柴油并已投入运行的公司仅两家,另外一家瑞安市鹏程生物质能有限公司同样也存在类似问题。

究竟是什么让范国华眼中的阳光产业这样黯淡无光?

掏油工高价“抢”走“地沟油”

到9月16日,因“地沟油”原料不足范国华已停工十余天,这套月产能可达500吨的国外进口设备现在一个月只用开工三五天。

“近年来,温州的掏油工多了不少,很多餐饮店、食堂愿意以更高的价钱把"地沟油"卖给他们,像出油率为六成的地沟油,我们的收购价每吨为4000元,而掏油工往往以4300元甚至更高的价格来抢。”这让范国华非常头疼,“因为如果收购价每吨超过4500元,生产生物柴油就要亏本。”非法掏油工之所以敢出高价收购地沟油,是因为其背后有更高的利益可图。

收不到油的范国华,如今时常租船去外地找油,他的收购点已扩至丽水、黄岩、宁波甚至北京等地。温州三丰收环保废油回收治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女士称:“2005年,平均每月能收到100桶(360斤/桶),现在一个月收不到40桶。”

生产生物柴油基本不赚钱

提高收购价与非法商贩抢油抬升了生物柴油企业产品成本。“几年前,一吨油可以赚2000块,如今几乎没有利润。”干这行十多年的瑞安市鹏程生物质能有限公司负责人黄长江给记者算了笔账:“出油率为六成的"地沟油"原料收购价每吨4000元,算上加工每吨油350元的化工费用和250元的燃料费用,不算运输费用,一吨生物柴油的成本需7200元。”因为生物柴油的价格随0号柴油波动,且每吨便宜六七百元左右,按目前的情况其每吨售价为7600元左右,利润微乎其微。

据了解,目前生物柴油进不了加油站,加上没有自己的加油点跟社会知晓率低,给柴油车供油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船只成了生物柴油的主要销路。

范国华的公司地处温衢东路并不邻水,“遇到小型的船只还好,如果碰到要加二三十吨油的大船,我们只得让油罐车一车一车的往港口运”,这头担心油找不到买家,那头又愁运费太高,范国华叹了口气道:“生产生物柴油的企业如今基本不赚钱。”

温州的生物柴油销路窄、利润低在全国并非特例,上海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孟凯表示,国内生物柴油生产行业从2009年开始就已经逐步显露这种迹象,当时许多生物柴油企业纷纷倒闭,国内存活下来的企业很多转做化工原料了。

餐厨废弃物未指定企业收购

温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安全协调监察处处长张志峰说:“目前,温州生物柴油企业暂时没有大规模自主收购地沟油的权力,对于地沟油等餐厨垃圾废弃物回收处理条例省人大正在筹划之中。”

据一名业内人士分析,生物柴油企业没有大规模自主收购地沟油权力,是因为国内生物柴油企业中存在以生产生物柴油名义挖取“地沟油”,到头来“挂着羊头卖狗肉”却去生产色拉油或调色油的恶劣现象,以致餐厨垃圾废弃物回收处理条例迟迟未出台。

目前,对于生物柴油企业是否真的生产生物柴油并无相关部门监管。张志峰说:市环保卫生局、工商局有权力发放生物柴油生产企业回收生产认证书;在监管方面,食品药品安全监督局负责监察是否存在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违法行为;行政执法部门负责查处违法挖取、交易“地沟油”行为。而对于生物柴油企业的生产产品流向的监督管理尚为空白。

温州市发改委环境资源处处长葛雷认为,生物柴油行业是鼓励发展的项目。但是,它是把双刃剑,如果企业以生产生物柴油的名义收购“地沟油”却来违法生产调色油或色拉油流入市场将会有严重恶果。鉴于目前温州生物柴油行业尚未形成规模化、规范化管理生产,该行业应从发展初期就给予严格的监管,之前经环保卫生部门审批的企业,需主动向发改委提供产品流向说明,经再次审核,待管理条例出台后,政府将给他们以实质性帮助。

(责任编辑:Cai Wu)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发表评论:  
品牌专区
产品专区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