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访谈 > 职场

占美丽:花开时,我最美

人物档案

占美丽,生于1978年,中共党员,现任青岛市小涧西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场总工程师。长期从事垃圾填埋技术工作,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山东省“十大杰出青年”、“感动青岛”十佳人物、青岛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占美丽心声

“从事何种工作、何种岗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准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坐标,在平凡中积累,在磨炼中超越。”

“心中有一个梦想,朝着它不断前进,这个过程就是美丽的。”

“别人不愿在又脏又臭的垃圾场干活,我偏要干!我要让所有人知道,环卫工人是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直至占美丽工作的第三年,在湖北老家务农的父母来青岛探望女儿,才从电视里得知,女儿的工作竟是每天和垃圾打交道,而不是之前想象的衣着光鲜的办公室白领。

爱笑的父母沉默了很久,那种沉默如同父母曾为占美丽及其两个妹妹四处筹集学费时的愁容一样,让占美丽感到“揪心”。

“一直没告诉父母,只是怕他们心疼。”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这个笑容和名字一样美丽的湖北妹子突然间有些伤感。

更多的时候,占美丽笑声爽朗,足以感染身边的人。爱美的她很不希望别人提及她脸上的晒斑,正是这些在垃圾场工作多年而留下的痕迹让她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一些;她的嗅觉也已不再灵敏,让人掩鼻的臭味对她来说“几乎没什么感觉”。

2002年,占美丽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环境工程系,英语六级,中共党员、优秀毕业生……她曾签约镇江一家化工厂做检验员,如果按这样的人生轨迹走下去,不难想象今天的占美丽身着白大褂在实验室工作的场景,不忙且足够体面。

占美丽最终选择了青岛。正是在那一年,她成了环境工程系唯一一个直接和垃圾零距离接触的女生。

即使在垃圾场,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占美丽同样是唯一一个女性。在这里,占美丽的日常工作是对填埋作业进行技术指导和监督检查。然而,工作环境的恶劣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臭气熏天的垃圾和尘土飞扬的场地是她整天必须面对的环境。最难熬的是夏冬两季。夏天,空旷的填埋区阳光直射,像蒸笼一样,温度达到摄氏四五十度,黑压压的苍蝇嗡嗡乱飞;冬天,零下十七八度,滴水成冰,无论穿多厚,不到5分钟,全身冻透。

有时,遇到雨雪天气,占美丽走在粘粘糊糊的垃圾层上,一踩就陷进去十几厘米,平常十几分钟的路,半个小时也走不完。令人作呕的气味,几乎渗透到皮肤里,甚至洗完澡还能明显感觉到。 

“我哭过很多次。”占美丽坦言,甚至单位聚餐时,领导客套一句“辛苦了”,都会让她泪流不止。不止一个大学同学打来电话吃惊地问:“美丽,你真的在垃圾场工作吗?”她承认,“最初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很委屈”。

 一次,一名工人师傅没按要求铺设防渗膜,占美丽便批评了几句;工人不服气,大声说:“你有什么了不起!名牌大学毕业的,还不照样在垃圾场干活?我要是你,早走了!”

听到这话,占美丽怔住了,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从那时起,她暗暗发誓:别人不愿在又脏又臭的垃圾场干活,我偏要干!我要把知识和智慧,播撒到垃圾场的每一个角落;我要让所有人知道,环卫工人是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不再“委屈”的占美丽,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夏天,为寻找最佳灭蝇方案,她连续两周吃住在填埋场;为严格控制规范填埋作业,她已记不清掉进满是垃圾的污水坑里多少次,又有多少次带着满身臭气冲进澡堂。

类似的苦,占美丽不是没有吃过。大学期间,家境贫寒的她曾勤工助学,在学校阅览室里擦书架、拖地,不止一次碰到过同学。“可我从来没有自卑感。”她说。

这种心态来自一个贫穷却乐观的家庭。在父亲不幸腰部受伤后,整整7年,占美丽的妈妈靠挑河沙养活家人。“在那段最艰苦的岁月里,妈妈教会了我: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什么事只要认准了,竭尽全力去干就一定能干好。”

2009年,占美丽获得了青岛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系的硕士学位。但在填埋现场,每天看着3500吨的原生垃圾包括塑料、玻璃、金属等资源全部埋于地下,占美丽很心疼:为什么不探索垃圾的多元化处置方式呢?于是,一个念头在她心中萌发:成立科研实验室,专门研究垃圾的资源化处置。就这样,一间只有她一个人的实验室成立了。实验过程中,她每天都要将备好的恶臭难闻的餐厨垃圾分批放入实验设备中,发酵产生的刺鼻难闻的有毒气体经常熏得她头晕脑涨。

一次分拣餐厨垃圾时,找来帮忙的一名工人看了一眼要干的工作,嘟哝了一句:“我一辈子也没干过这么脏的活。”转身就走了。

占美丽已习惯这样的拒绝,她和留下来的一名工人用手从垃圾堆里扒拉出了3大桶餐厨垃圾。挑选后,又在桥洞下用刀剁碎,以达到实验需要的尺寸。垃圾的恶臭让帮忙的工人呕吐了好几次,而占美丽也分不清脸上流的到底是汗还是泪水。

在这里,她先后完成了多项课题。为青岛市垃圾多元化处理奠定了实验基础和可靠的理论依据。“从事何种工作、处于何种岗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找准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坐标,在平凡中积累,在磨炼中超越。”她说。

偶尔,占美丽也会抱怨:别人都下班了,自己还在实验室;别人都穿着各种漂亮衣服,背着好看的包,而自己回到家还是工作服;进超市转了一大圈,买两包薯片是对自己最大的犒劳;最让人难过的是,每次回到家伸手要抱双胞胎儿子时,孩子很快跑开:“不要妈妈,妈妈臭!”

 这个感性的湖北妹子喜欢用文字记录每天的心情,她的博客中随处可看到“梦想”这样的字眼,她曾动情地寄语自己的2011年:“花开的时候,我最美丽!”

那么,什么是人生真正的美丽?她这样回答:“你心中有一个梦想,朝着它不断前进,不断付出,这个过程就是美丽的。”

关于未来,占美丽希望自己在专业领域的积累更深,“希望将来人们提起我,不再是垃圾场里的占美丽,而是和垃圾打交道的行家能手占美丽。”

(责任编辑:Teresa)
品牌专区
产品专区
精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