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访谈 > 科技

在管理中突出环保优先性(图)

对话人 刘建国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

采访人 中国环境报记者  黄婷婷

点击一

焦点关注  引起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的原因

关键思路  安全生产问题是最主要的原因

记者:危险化学品环境风险主要存在于哪些环节?最薄弱的环节是什么?

刘建国:危险化学品对人类和环境有不同程度的危害,在其生产、存储、流通、使用以及作为废物处置的整个生命周期过程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环境风险。

根据环境保护部近年统计数据,在各风险产生环节中,生产环节发生事故的比例约占40%,存储和运输环节约占30%,非法排污约占15%。也就是说,最薄弱的环节还是危险化学品的安全生产和运输。

记者: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频发?这是工业化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必然,还是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不完善所致?

刘建国:基于以上统计结果,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与运输是导致危险化学品环境事故最主要的原因,60%以上的环境事故是由其引起的。也就是说,危险化学品引发的环境事故现主要还是安全生产问题引发的次生问题。随着近年环境执法力度的加大,违法排污引起的突发环境事件呈减少趋势,安全生产与运输引发的突发环境事件得到有效控制。

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频发,首先是我国现阶段国情决定的。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尚没有完成,经济还在高速增长。庞大的化工企业数量及总体规模,分散的地域分布及密集、频繁的危险化学品产运经济活动,是我国危险化学品环境事故频发的基础背景。而在发达国家,化工产业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多是大型企业,政府的管理能力和企业的环境意识相对较高,一些有毒有害的化学品产业已经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化学品环境风险相对较小。

从管理的角度看,我国化学品安全生产方面的法律和制度是比较完善的,但是环境管理还有比较薄弱之处。我国目前关于化学品管理的主要法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对化学品生产、储运、经营、使用、进出口、处置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各环节都有规定。但是在环境管理方面,还存在制度不完善、机构能力不足、执法监督能力不足、公众参与不足、技术支持体系不完善等问题。

比如,在发达国家建立并实施的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中,充分考虑了环境安全问题,而我国在这方面还不够完善。另外,我国尚未建立有效的危险化学品环境风险源识别、申报及风险预防管理体系,目前环保部门还不能充分掌握危险化学品环境风险源的信息。在技术能力方面,面对数以千计性质各异的危险化学品,我国在风险评估、应急监测及处置方法等方面存在不足。

点击二

焦点关注  如何完善危险化学品管理体制和制度

关键思路  更加突出化学品管理中环境保护的重要性甚至是优先性

记者:我国在2002年就出台了《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确立一个由多部门分工负责的危险化学品管理体制。对于防范环境事故来说,这种多头管理体制有怎样的优势?又存在哪些问题?

刘建国:就化学品管理而言,这种多头管理体制具备一定的合理性,国际上也是多部门管理的。这是因为化学品作为一种商品存在于现代社会的经济生活当中,其产品的生命周期过程必然涉及产业、贸易、流通、环境、安全、卫生、质检等多个部门。由于化学品的环境风险可能出自于不同的环节,建立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多部门信息共享、情况通报以及联合执法机制,可以形成危险化学品管理的合力。

需要注意的是,从世界范围来看,随着化学品环境问题日渐突出,环保部门在化学品管理方面逐步占主导力量,并对除当前界定的有限数量的危险化学品以外的市场现有化学品实施风险评价与管理。相比之下,目前我国环保部门在化学品管理体系中的管理地位及权威还远远不足,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其在化学品环境风险控制方面发挥应有作用。在美国,环保部门对化学品的管理权渗透到化学品生命周期的各环节,可以影响化学品的生产和经营,一旦认定某种化学品对环境有害,可以依法加以制止或限制。欧洲也是如此,例如瑞典在环境保护部门专门设置了一个化学品管理机构,专门负责掌握国内各种化学品信息并进行登记及风险管理,具有涵盖化学品生命周期的各环节的监督管理权限。因此,《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及多头管理体制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让化学品的环境安全得到更加高度的、全局性的重视,如何更加突出化学品管理中环境保护的重要性,甚至是优先性。

记者: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我国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和制度现状?

刘建国:我国的化学品环境管理是因国际形势而逐渐开展起来的。1994年,因国际社会推行针对某些有毒工业化学品及农药的进出口实施知情同意程序,以控制这些化学品的环境和健康风险,我国环保部门相应制定出台了《化学品首次进口及有毒化学品进()口环境管理登记办法》,并随后发布了《中国禁止或严格限制的有毒化学品目录》,从此开始实施有毒化学品进出口环境管理登记制度,将《鹿特丹公约》等国际公约管制名单上的有毒化学品列入名录,实施进出口环境管理登记。2003年,我国颁发并实施了《新化学物质环境管理办法》,开始对新化学物质实施生产或进口前申报登记,防止新投产或入境的化学品的环境风险。然而,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现有化学品的风险评价与风险管理、有毒化学品污染预防及重大环境风险源管理等制度方面存在不足。目前,环境保护部正依据2011年新修订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新赋予的职权,积极开展重点环境管理危险化学品登记及相关环境风险管理制度的立法工作,推动我国化学品环境管理制度体系完善。

点击三

焦点关注  发达国家化学品管理经验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关键思路  建立和完善公众参与和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

记者:发达国家是否都经历过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频发的阶段?其化学品环境管理经验对我国有何借鉴意义?

刘建国: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发达国家也发生过很多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从某种程度来说,经济活动越多,风险就越大,事故是不可避免的。

发达国家针对危险化学品环境事故控制方面的主要制度包括信息公开与公众知情参与制度、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等,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一是信息公开与公众知情参与制度。在1984年印度博帕尔事件的影响下,美国国会于1986年通过了《应急计划与公众知情法案》(EPCRA),提出建立了有毒物质排放清单(TRI)制度,规定污染排放超过一定数量的有毒物质的企业,每年必须上报向环境排放和转移的有毒化学品数量,由EPA汇总形成TRI报告后,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这促使企业积极采取清洁生产及事故风险防控措施,还定期邀请所在社区的公众代表走进企业参观和交流,提升企业的环境形象。实践证明,TRI制度在重大化学事故防范以及有毒污染物排放控制方面成效显著。

二是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1976年意大利塞维索环境事件发生后,欧共体理事会于1982年通过了《工业活动中重大事故危险法令》,通常称为《塞维索法令》,其中旨在预防和控制危险化学品事故的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要求生产、储存某些高风险的危险化学品且数量达到特定阈值的企业申报相关信息及应急计划,这一制度同时也被美国1986年的EPCRA法案所采用。重大危险源鉴别和安全报告是重大危险源管理制度的基本内容。例如,欧盟1996年颁布的“关于防止危险物质重大事故危害的指令(也称为《塞维索法令》Ⅱ)”所提出的重大危险源鉴定标准中,根据危害性质和危害程度对重大危险源进行了比较详细的划分,其中尤其包括了环境危害性和致癌性等风险指标,考虑到了突发事故后的环境与健康风险控制。虽然我国也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关于预防重大工业事故公约》(也称“174公约”)的要求提出了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管理的要求,但在鉴别标准和制度设计、实施方面仍有很大的制度完善空间。

点击四

焦点关注  防范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的当务之急和长远之计

关键思路  建立和完善环境风险控制体系,实施化学品“风险管理”及倡导“绿色化学”

记者:防范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当务之急是什么?长远之计又是什么?

刘建国:当务之急是建立和完善化学品环境风险控制体系。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事故防范不能单纯强调应急,更应该强调预防,而预防在于建立和完善环境风险控制体系。要全面推行GHS化学品分类和标签制度,逐步建立现有化学品的风险评价与风险管理制度、有毒化学品排放转移登记及公众知情监督制度以及重大环境风险源管理等环境事故预防制度。

长远之计在于实施化学品“风险管理”及倡导“绿色化学”。化学品在现代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其环境和健康风险却最不确定。欧盟在新世纪初提出的化学品登记、评估与审批制度(REACH)启动了全球范围内对于市场现有化学品全面实施风险管理的革命性行动。我国作为一个化工生产大国,应该把化学品风险管理纳入可持续发展战略,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逐步淘汰落后的、高风险的有害化学品。同时,应在工业企业界和社会消费领域大力倡导“绿色化学”,在化学品的开发、制造和使用过程中充分考虑其环境友好性,努力避免、限制和消除有害化学品的使用、生成和污染排放,实现对于化学品及其应用产品的可持续生产和消费。

(责任编辑:Teresa)
品牌专区
产品专区
精华推荐